中国绿发会全力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工作

作者:姚玺律师  •  分类: 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案件

  “这是一次针对海洋环境问题方面公益诉讼的积极尝试”,就近日“康菲溢油案”环境公益诉讼正式立案,原告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方面的诉讼负责人在接受人民网-中华慈善新闻网采访时表示,青岛海事法院的正式立案,标志着法院对此案的认识有一个突破和转变,具有很大的开创性。并表示,近期,结合该会之前举行的海洋环境公益诉讼研讨会成果,公益诉讼工作组将认真研究案件、积极做好诉讼准备工作,“我们对经过司法程序解决渤海湾环境污染问题充满期待”。

  此案切合绿发会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的宗旨,是其在“甘肃水源污染案”和“海南红树林案”后第三起获得立案的环境公益案件,也是我国第一例海洋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获得立案,绿发会为此做了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

  2011年,中海油与美国康菲公司合作开发的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重大溢油事故,总溢油可能达到7070吨,溢油油污沉积物污染面积达到1600平方公里,污染海域6200平方公里,影响范围涉及辽宁、河北、天津、山东三省一市,给渤海海洋生态环境和生物资源造成严重危害,给三省一市的渔民造成重大损失。这起事故被国务院调查组定性为中国迄今最严重的海洋生态事故和漏油事故。

  渤海湾溢油事故发生之初,事故责任方隐瞒事实、掩人耳目,只是向国家海洋局支付了很少的补偿,而溢油事故造成的更多的是社会公共利益的影响,对此并未有机构追究相应的责任。并且被告方在完成国家海洋局提出的“确保海上溢油不登陆、确保不影响环境敏感区”上没有兑现承诺,在清除海面溢油和海底油基泥浆工作上没有达到要求,泄露的原油只有一小部分被采集回收,大部分原油却沉积在海底,致使污染严重扩大。

  过去4年,被告一直未采取任何措施用于渤海海洋环境修复、治理,导致溢油污染持续在渤海海域存在,生态污染仍在发展之中,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而此前,围绕康菲溢油事故的官司始终未断,但并未有哪个社会组织成功以环境公益诉讼的名义起诉溢油事故责任方并得到立案。

  今年7月7日,绿发会基于维护我国海洋环境公共利益的目的,依据《侵权责任法》、《环境保护法》、《民事诉讼法》、《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等法律法规,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司法解释规定,对造成2011年6月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责任方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依法在青岛海事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被告立即对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所损害的渤海生态环境进行修复,以使渤海湾生态环境达到溢油事故发生之前的状态。

  为应对海洋环境公益诉讼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为实务工作提供参考与引导,共同推动海洋环境公益诉讼的实施与发展,7月中旬,中国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在北科大厦五层会议室举行了海洋环境公益诉讼研讨会。会上,各位专家就海洋环境诉讼相关问题展开热烈交流,发表诸多真知灼见。研讨会得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山东大学、国务院直属部门、国家海洋局等机构环境法学资深教授、海洋环境专家的大力支持,大家一致认为,2011年康菲溢油污染渤海环境案的启动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必将由此推动我国近海海洋环境的保护工作。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的王亚民教授认为,“康菲案”的立案可促进公益诉讼制度规范化,通过这起案子促进司法系统进一步细化资源环境类案件的很多问题。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学家王灿发则认为,就康菲溢油事故发生后被告是否做了修复、环境是否得到恢复,原告需要提供更多证据,而这仅仅靠国家海洋局的信息公开内容肯定是不够的,因此官司难度大,具有挑战性。

  7月24日,绿发会接到青岛海事法院的立案通知书,以该基金会为原告、康菲石油和中海油为被告的“康菲溢油案”环境公益诉讼正式立案,这是围绕4年前这起重大事故的首个正式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也是我国第一个由社会组织提起并得到受理的海洋环境类公益诉讼案件。

  绿发会方面表示,公益诉讼对于全国700多家有原告资格的公益组织来说都并非容易,其中一些障碍包括取证困难、资金匮乏和缺少法律支持,绿发会就此案在这个方面做了积极努力,而今年《新环保法》的实施更让不少人对于此案的推进看到了更多希望,“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新环保法和最高法院关于环境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给我们国家的环保法治带来了新的景象,我们绿发会也深受鼓舞,理事会决议立即布置开始运用法律规定的环境公益诉讼形式,向环境污染宣战,向破坏生态环境行为宣战”。绿发会还成立环境公益诉讼工作组,由专人负责,执业经验丰富的专职律师、环境专家等专业人士为工作人员,全力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工作,为积极推动“康菲溢油案”环境公益诉讼立案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位于渤海海域的蓬莱19-3油田发生重大溢油事故,总溢油量可能达到7070吨,污染海域6200平方公里。事故给渤海海洋生态环境和生物资源造成严重危害,给河北、辽宁、山东和天津三省一市的渔民造成重大损失。

  有律师尝试以个人名义发起针对渤海溢油事故的民事索赔诉讼,诉讼请求包括两被告成立100亿元的赔偿基金等,该诉讼未能立案。

  国家海洋局与康菲石油、中海油签订《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补偿协议》,后者分别就渔业损失和海洋生态损失赔偿13.5亿元和16.83亿元。

  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接受来自天津和山东等地渔民的委托,向法院提起索赔诉讼,但两地法院迟迟不立案。今年6月,山东和天津的养殖户和渔民再次起诉两被告,要求赔偿直接经济损失等。

  因为国家海洋局做出康菲石油复产的批复决定,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的律师对国家海洋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国家海洋局批复康菲复产的决定违法,该行政公益诉讼被法院驳回,理由是原告不具有起诉主体资格。(王凯 焦中理 马雅兰)

推荐阅读:

昌吉市法院审结首例实现担保物权纠纷案

莫因滥用真人表情包陷侵权纠纷

非信托资管产品出现民事纠纷能否适用信托法?

Tagged: 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案件

浏览 (250)  •  2018-05-24  • 

读者墙

关于我们

贵州尊达律师事务所经贵州省司法厅批准,于2014年正式设立,是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自成立以来,贵州尊达律师始终严格遵守律师执业规范,以建立一流的律师事务所为目标,秉承着以礼待人,以智帮人,以法护人,以理服人的文化理念,经过各位同仁的不断努力,已成为红花岗区业务领先的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姚玺律师电话:18585268862 qq:124129794 地址:遵义市红花岗区保健院对门世贸华庭4单元14楼 门铃号:4143